2018年08月16日 星期四 第26周    用户名:    密 码:   
 
余华的《第七天》
发布时间:2014-12-17 22:48:24 发布人:谭瑞莲    共2318次访问
 
 

一、作家余华

余华,中国当代著名作家,浙江海盐县人,祖籍山东高唐县。他是目前在国际文坛声望最高的中国作家之一,被认为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有力竞争者。余华的作品已经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,在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、荷兰、瑞典、挪威、希腊、俄罗斯、保加利亚、匈牙利、捷克、塞尔维亚、斯洛伐克、波兰、巴西、以色列、日本、韩国、越南、泰国和印度等出版,曾获意大利格林扎纳·卡佛文学奖(1998),法国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(2004)。

二、主要作品:

中短篇小说集:《世事如烟》《黄昏里的男孩》   

长篇小说:《在细雨中呼喊》《活着》《许三观卖血记》《兄弟》   

随笔集:《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》《音乐影响了我的写作》《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》

三、《第七天》主要内容

余华的《第七天》,是一个比更艰难的故事,一个比更绝望的故事。

《第七天》是一部亡灵书,讲的是一个人名叫杨飞的人死后七日的见闻。他在生与死的边界上游荡,来到一个名叫“死无葬身之地”的地方。一路上,他遇见各路亡灵,这些人间的过客,许多都是各类新闻事件的主人公——拆迁、瞒报死亡人数、死婴丢弃、“鼠族”生活、杀警案、地下卖肾……这些时代的疼痛,被《第七天》聚在了一起。而在那“死无葬身之地”,却是人与人友爱互助,食品是安全的……“那里人人死而平等”。

杨飞,一个“火车生下的孩子”,在谭家菜的餐馆吃面条时,因为看一份关于前妻李青自杀的报纸而被困于火海,最终死去,他在生与死的边界上游荡

第一天

小说的开头写杨飞的灵魂在死前给自己净身,穿上胸前秀有“李青”两字白色睡衣,在手臂上戴上黑布前往殡仪馆。在殡仪馆候烧大厅,右边是被铁架子固定住的塑料椅子,左边是沙发区,等级分明。杨飞在等待的过程中,听着灵魂们的对话,杨飞知道寿衣、骨灰盒、墓地都有不同的档次。殡仪馆正在进行漫长的市长告别仪式,只有等到市长烧完了,才轮到普通号火化。 杨飞回忆生前在谭家菜饭馆,曾给学生郑小敏的父母打电话,对方一直没有接,而电视新闻正播放一对夫妇在拆迁中被埋在废墟里。 

第二天

杨飞回忆生前与李青的恋爱与婚姻。李青是公司公关部的大美女,追求者无数,杨飞是公司营销部职员。两人相爱完全因为在电梯里那一次坦诚的对话,接着恋爱了,结婚了,过了一段幸福美满的生活。后来,李青为了改变生活,与杨飞离婚。李青跟一个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博士结婚了。杨飞的灵魂与李青的灵魂相遇,得知留学博士又在外面包二奶,最后李青与他离婚了。

第三天

怀着杨飞的母亲在火车上跪着上厕所,结果杨飞从火车厕所的圆洞滑到了铁路上,被年轻的扳道工杨金彪捡到。杨金彪将杨飞交给同事郝强生刚生下孩子的妻子李月珍喂奶。从此,杨飞变成了杨金彪的儿子,李月珍的儿子。杨金彪为了照顾杨飞,甚至放弃了自己与长辫子姑娘的婚姻,对之前自己曾把杨飞丢放在幼儿门前的石头上的事情耿耿于怀。杨飞的母亲从北方千里寻子,终于找到了杨飞,杨飞回到亲生父母家过得并不好,哥哥嫂子姐姐姐夫甚至父母都经常吵架,在新家庭里度过二十七之后,杨飞回到了杨金彪的身边。

杨金彪生病了,吃不下饭,整天有气无力,为了帮父亲治病,杨飞卖掉了铁路宿舍,辞了工作,在医院附近买了一个小店铺,维持生计。终于有一天,父亲不辞而别。杨飞到处找父亲,他回到父亲的老家,看见了杨金彪的五个哥哥,却没有找到父亲。

杨飞还记起了李月珍,因为看见河上漂浮着很多婴儿的浮尸,到报社反映,媒体就医院对二十七个婴儿没有给予该有的人的待遇的事情曝光了。李月珍却死于一场车祸。死后的李月珍与二十七个婴儿所处的太平间突然下榻,李月珍与二十七个婴儿的尸体神秘失踪了。殡仪馆的领导为了这个事情编造了很多谎言。

第四天

杨飞的灵魂遇见了曾经住在出租屋隔壁的洗头工刘梅(鼠妹),一个因为与男朋友伍超相爱,却因男朋友送了一台山寨苹果机而觉得被欺骗,在QQ上多次流言没有得到男朋友回复,最终选择跳楼自杀的女孩。在“死无葬身之地” 两副灵魂正在下棋,不断悔棋,不断争吵的骨骼。一个是警察张刚,一个是伪卖淫女姓李的男子。

第五天

杨飞的灵魂继续寻找父亲,灵魂遇到了一群在大型超市火灾中去世的三十八个骨骼,一群被删除的死者。记者又遇倒了家教学生郑小敏的父母,他们整天以泪洗脸。遇到了谭家菜饭馆谭家鑫一家,遇到一个被屈打成招承认杀死患有精神病老婆的灵魂。遇到李月珍,一个死后用别人的骨灰代替自己骨灰被丈夫女儿带到美国的灵魂。杨飞终于知道那个穿着蓝色衣服戴着白色手套,脸上只有骨头没有肉的就是父亲,父亲太想念杨飞,他日夜行走,终于来到殡仪馆,这一两个世界仅有的交接口。

第六天

杨飞与刘梅的灵魂遇到在等203公交车遭遇车祸的丧生的肖庆灵魂,原来伍超从老家回来,得知刘梅跳楼自杀后非常伤心,为了给去世的刘梅买一个墓地竟然卖肾。鼠妹的哭声像在唱歌,非常忧伤。知道鼠妹要去安息的地方,三十八个葬身火海的骨骼,谭家鑫一家,李月珍和二十七个婴儿纷纷给她净身,鼠妹与二十七婴儿一起歌唱……

第七天

鼠妹净身后十分漂亮,像穿上了婚纱,她回忆与伍超一起的生活,两人曾经做过洗头工,到餐馆打工,每次被欺负伍超都会为她出面。鼠妹马上要火化了,杨飞与鼠妹都感到不舍。等鼠妹离开后,杨飞感觉父亲仍然兢兢业业,不管在离开人的世界,还是面对殡仪馆的灵魂。父亲对杨飞的到来感觉太快了,当初不辞而别原来是去了曾经丢弃杨飞的幼儿园附近,曾经坐火车回来,结果发现从铺子走出来的人不是杨飞。杨飞与父亲终于相遇,虽然没有任何的体温,没有任何气息。父亲要求我摘下手臂上的黑布戴在自己的手臂上,留下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眼泪。

伍超的灵魂来找女朋友鼠妹,可是他看不见鼠妹了,鼠妹去墓地安息了。伍超伤心地诉说着他与鼠妹认识的过程,曾经希望鼠妹不要跟着他受苦。最后,伍超走到我们和鼠妹曾经见过的地方——“水在流淌,青草遍地,树木茂盛,树枝上洁满了有核的果子,树叶都是心脏的模样,他们抖动时也是心脏跳动的节奏。很多的人,很多剩下骨骼的人,还有一些肉体的人,在那里走来走去。”我跟他说,那是“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四、魔幻与现实相结合

用一种的手法穿梭于生和死这两个极致的世界,批判审视着现实,给读者最残酷和最温暖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虽然《》前面写着了《·创世纪》的句子,看完整本书后,才发现这个名字与中国传统的“”吻合。

》仍然是的故事,温馨又揪心的爱情(杨飞与李青,伍超与刘梅),分等级的(塑料椅子,沙发区),子感人至深的亲情(杨金彪杨飞),等鼠族的辛酸,……

的这些经历在就像我们所生活的世界,我们周围最常见的人或事,还有每天被新闻包裹的世界和那些可见的与不可见的生活。用一种的手法穿梭于生和死这两个极致的世界,批判审视着现实,给读者最残酷和最温暖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   里,沙发坐的穿的都是工艺极致的,每个都在两万元以上;都是,每个都在六万元以上,刻着的图案。而塑料椅子的普通区,却会有人因为在同一家店买同样的比别人贵了50块而。当然,还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化妆的人……
  五、绝望中的希望

喜欢在绝望中给人留着希望,《第七天》这本书也是。死去的世界里,有这样一个地方:水在流淌,青草遍地,树木茂盛,树枝上结满了有核的果子,树叶都是心脏的模样,它们抖动时也是的节奏。很多的人,很多只剩下骨骼的人,还有一些有肉体的人,在那里走来走去。这就是“死无葬生之地”,在这里树叶会向你招手,石头会向你微笑,河水会向你问候。这里没有贫贱也没有富贵,没有悲伤也没有疼痛,没有仇也没有很……这里人人死而平等。
  在冰冷的世界里构建出来的暖巢,于残酷现实里流露真实的人性温暖。“”为现实中的卑微建立了一个,用荒诞的演绎出一种底层世界的

六、《第七天》惹争议

余华曾说,他想“写出一个国家的疼痛”。于是在《第七天》里,他与现实背水一战,把一个群体放置在“死无葬身之地”,写尽现代社会中光怪陆离的荒诞与悲剧。然而始料未及的是,这部作品却因与现实太贴近而饱受争议。

到底是生活的荒诞已把文学的荒诞甩出太远,还是余华已丧失了自己的想象力?或许,只有我们将自己设定成为一个亡灵,游走于现实和死亡互为镜像的世界,才能真正进入其叙述。

 

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本页】